欢迎访问济宁华矿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官方网站,集科研开发、生产加工、电子商务为一体的高新技术企业。
 |  联系我们

矿企抱团出海 方能行稳致远

目前仍在世界范围内持续蔓延的新冠肺炎疫情,这一百年全球公共卫生事件,使得当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加速演进。全球经济发展日趋复杂,全球矿业也仍然处于深度调整和转型过程当中,亚洲日益成为全球矿产资源消费中心。近期,《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》(RCEP)的签署,标志着全球规模最大的自由贸易协定正式达成,对于东亚区域合作乃至世界贸易投资都具有广泛积极的意义,对于亚洲区域矿业发展同样具有很好的推动作用。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,中国矿业企业该如何更好地“走出去”?在近日举行的2020亚洲矿业创新发展高峰论坛的间隙,《中国矿业报》记者采访了矿业行业有关院士专家、一线矿企代表以及行业协会人士,以期找到问题的答案。

专家支招

目前,中国矿业海外投资项目遍及全球,但是与国际矿业大国相比还有很大差距。同时,中国矿产资源储量与矿产资源消费量严重不平衡。数据显示,中国主要金属消费量对外依存度普遍在60%以上,铁、铜、铅、锌、镍等金属依赖度更是达到70%以上。为此,中国矿业国际化需不断深入,以保障国家经济长期稳健发展。

走向国际,首先考验的是矿业企业的真本领——地质工作做得扎不扎实。中国工程院院士裴荣富认为,地质工作犹如从不同角度摸象,必须集体合作从综合攻关才能窥全貌。在他看来,地质工作需要通过大量野外地质观察、科学实验等对客观地质体深化认知,即从描述矿床学(Description)、实验矿床学(Experiment)、比较矿床学(Correlative)、理解矿床学(Understanding)、理论矿床学(Theoretical),称之为DECUT深入研究的过程,方能掌握景、场、相、床4个等级体制成矿最佳耦合的机制。“地质工作要有重点。野外地质工作就是地质工作的重点。野外地质工作也需要大家从不同角度通力合作才能完成任务。”裴荣富院士说。

地质工作需要通力合作,开发矿业也要有所遵循。裴荣富院士介绍了开发矿业的四元(地质、环境、技术、经济)模型和法律要求。他将之凝练为五句话:成矿“地质”是基础,“环境”保护是原则,“技术”可行是保证,“经济”有利是效益,“法律”要求是政策。“做到这五句话是很难的,但是如果做不到,开发矿业是不行的。”裴荣富院士说。

“矿业企业‘走出去’,首先采矿技术要过硬。我们国家的采矿技术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。”谈到具体的采矿技术,中国工程院院士蔡美峰很自信地对记者表示。

据蔡美峰院士介绍,要将采矿与生态环境作为一个大系统进行研究。不只把矿产看作资源,同时把土地、地下水、植被、天气等构成生态环境的各种要素都当作重要资源进行利用和保护。矿山建设伊始,对采矿可能造成的对环境和生态系统的影响及破坏进行充分评估,通过科学设计并采用先进技术,尽可能减少开采过程中对生态环境要素的影响和破坏,从源头上着力做好矿区自然和生态环境的保护。有效控制矿山地压活动、维护地表和地下岩层稳定,避免采矿引发地表沉陷、山体崩塌和泥石流等地质灾害发生,及其造成对原生植被、水资源及生态环境系统的严重破坏。以精准切割方法开采矿石,并开发新的选矿工艺提高选矿回收率,实现废石、尾矿等废料产出最小化;同时实现废弃物资源化利用。与采矿同步开展土地复垦、绿化、防治水土流失等保护矿山生态环境的活动。

此外,我国的浅部资源逐年减少或枯竭,深部开采是保证我国矿产资源可持续开发与供给的最主要途径。蔡美峰院士表示,要通过非传统爆破的精准切割采矿方法、深井支护技术变革、采选一体化技术等来适应绿色深部开采对传统采矿工艺的变革,开展深井高温环境控制和降温治理,推广智能化无人采矿。

企业探路

蔡美峰院士的自信源于我国矿业企业的实践。烟台金鹏集团就是一例。这是一家专业为矿山提供集选矿试验研究、工程设计、设备制造、安装调试、人员培训、管理运营为一体的EPCM总包运营商。近年来,该公司已在50多个国家和地区完成300多个矿山工程建设项目,把国内先进的采选工艺技术带到了这些国家,对推动这些国家矿业技术的发展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。

据介绍,2011年,苏丹第一座500t/d现代化炭浆厂建成投产,选矿回收率达到了95%以上。这是由金鹏集团提供集选矿试验研究、工程设计、设备制造、安装调试、管理运营一条龙服务的EPCM总包项目。该项目位于撒哈拉沙漠腹地,旱季气温高达65摄氏度以上,沙尘暴肆虐,环境十分恶劣,对工艺和设备要求十分严格。苏丹工业基础十分落后。在进行了充分的现场调查后,金鹏集团制定了适合该项目特点的提金工艺流程——全泥氰化炭浆工艺,获得成功。该项目的建成,拉开了苏丹黄金矿业市场蓬勃发展的序幕。目前,金鹏集团在苏丹已建设了17座金矿,为苏丹培养了大批选矿科技人才和熟练的操作工人,为苏丹金矿事业的发展做出了贡献。

下一步,金鹏集团将使所服务矿山加速朝着数字化、智能化方向发展,建成更多的智能化、无人化选矿厂。

北京霍里思特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年轻的选矿设备企业,还没有“走出去”的实践,但是已经在做准备,而且已经把问题考虑在了前面,并提出了相关应对措施。该公司首席构架师孙照焱从标准不同问题、专利认证问题、设备售后维护检修问题、品牌建设问题等方面谈了看法。

孙照焱认为,需要提前多方面了解不同国家不同的标准,以高标准要求设备的研发和生产。要全面了解自己申请的专利是否会与国外专利产生冲突,是否需要相关认证,规避国外专利。要完善设备远程监控功能,尽量远程发现解决问题,降低故障率,尽可能采用国际通用的机电组件,更换频率高的耗损组件要提前准备好备件。品牌没有知名度,要联系国外矿样进行试验,以实际数据向客户展示自己的技术实力。

平台支撑

矿业企业“走出去”往往面临很多痛点。如:单打独斗、矿本位思维、法律意识淡薄、运作模式单一等。

“如果能有一个平台,大家抱团‘走出去’,就能够有很强的抗风险力。”中国亚洲经济发展协会矿业专业委员会会长陈必彬表示,中国亚洲经济发展协会矿业专业委员会秉着“精准为矿业服务”的使命,怀着“构建亚洲矿业命运共同体”的愿景,为中国中小矿企“走出去”提供矿业权、技术、设备、人才、资本、法务等全方位的综合性专业化服务,为亚洲可持续发展提供地质矿产服务,助推形成一批大型资源基地,同解行业发展问题,同为行业发展献策,共筑更加紧密的合作关系,共创矿业产业高质量发展的新格局。

来源:中国矿业报
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!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!